tv版视频软件破解

♂? ,,

..,最快更新皇上,请您雨露均沾最新章节!

林贵人迎着婉兮,用力地笑着。

却有些顾左右而言他般,幽幽道,“令妃娘娘可知道,今晚上皇上翻了忻嫔的牌子,但是却又多招了一个人侍宴。”

婉兮扬了扬眉,“……皇上终究刚回宫,这会子若是有人去给皇上进些吃食,也是自然。皇上留下一同用膳罢了。”

“是那贵人。”林贵人盯着婉兮的眼睛,自顾道,“……皇上十分喜欢,还赐了那贵人封号。”

婉兮也不由得扬眉,“哦?”

林贵人点头,“没错,是太监来传旨了,到钟粹宫先知会给皇后娘娘,我听见了。”

“令妃娘娘可知道,皇上给那贵人赐了什么封号去?”

婉兮便抿住嘴唇,自己不说了,只听林贵人说。

总归这会子她说什么,林贵人仿佛都已经听不进去了。林贵人这几句以来,都是自说自话。

“……是慎啊。”

夏日的味道海边的一抹阳光

林贵人凝着婉兮,哀伤地笑开,“慎贵人……令妃娘娘绝不觉得,这个‘慎’字,倒是与忻嫔的‘忻’很配呢?一扬一抑,一起陪着皇上用膳;说不定,便要一起被盛宠了。”

.

婉兮再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林贵人说完。

林贵人哀伤地凝着婉兮,“……令妃娘娘,我跟她一起进宫,一起封为贵人。她今日已经有了封号,可是我呢,还是以姓氏为称号罢了。虽然同在贵人位分上,这边已经分出高低来了。”

“令妃娘娘,您忘了吧,您说过的,我会比那贵人更早进封嫔位。如今看来,已经没有希望了……”

林贵人哀哀福身,“令妃娘娘随驾秋狝两月,皇上新宠忻嫔今晚侍寝。令妃娘娘一定非常想知道,这两个月来忻嫔在皇后宫中,与皇后的种种,故此今晚才来见小妾吧?”

“真可惜,小妾那两个月里已是心乱如麻,都没能留意到任何呢。今晚小妾便也只能叫令妃娘娘失望了……”

“小妾有负令妃娘娘,无颜再侍奉在令妃娘娘面前。小妾这便先行告退。”

.

林贵人走了,那娉婷的背影在夜色里,纤瘦轻袅,仿佛一刀剪纸。

望着林贵人的背影,婉兮也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

玉蕤上前帮婉兮披上大毛的披风,黯然道,“……看样子,林贵人怨恨主子了。”

“都怪奴才,”玉蕤屈膝行礼,“是奴才和奴才的阿玛不中用,这才晚了一年才打探到消息。否则也不会叫主子如此被动。”

婉兮摇摇头,伸手拉起玉蕤,“在这宫里,人心总有聚散,不必强求。”

“若真正心通意合的,便如颖嫔这般,即便中间分隔几年,也还能走得回来;而若当真凡事都想不到一块儿去的,自然也不必勉强。”

玉蕤知道林贵人好歹是那拉氏宫里的,主子能透过林贵人知道些那拉氏的事情去,这会子若失去了林贵人,很是可惜。

“主子何苦不准奴才站出来解释?这都是奴才和奴才阿玛的错儿……主子不该这么一声不发地就担了。”

婉兮轻轻摇头,回眸凝望玉蕤。

“傻丫头,这又关何事?旗人生计一直是皇上心头的大石,皇上既然已经下旨,这便是不可违拗之事。便是轮到我自己家,我也一个字都不会去皇上面前说。”

“她若记着自己是皇上的嫔御,这会子便也应该尽力安抚家人,不叫皇上为难才是。况且皇上也从来不是不顾后宫的人,便是这会子叫她家出旗了,以后也必定另有安排。贵人好歹已是内廷主位,皇上何至于委屈了内廷主位的家人去!”

“是她想不明白,”婉兮摇摇头,“况且她家人有官职,有俸禄,便是少那么点子旗份下的钱粮,又何必如此?”

玉蕤也是叹口气,“终究是伸手白得来的,舍不得就这么没了。况且自家终究有位贵人主子呢,这便更是自视甚高,不准旗下官员动他们的田产,说不定还闹起来过。”

“说的是。”婉兮目光放远,“况且,她埋怨我的,又不是这一件事。也听见了,她心下还是计较了那贵人去。”

“那贵人与她一同进宫,她心下总有比较。她希望我能帮她;我也答应过她,她将来会比那贵人更早封嫔……只是她太心急,那贵人一个封号就叫她失却了冷静。她若肯再安安静静等几年,何尝就没有来日?”

玉蕤想了想,便也轻声道,“……皇上这会子又封了忻嫔,那么嫔位上便是怡嫔、婉嫔、庆嫔、颖嫔、忻嫔,已是五位了。按着宫规,嫔位上只有六位,这便还只剩下一个空位。林贵人怕皇上会给了那贵人吧,这便急了。”

.

“我也这样想。”

婉兮盯着夜色,无奈地摇头,“可皇上若当真有这个心思,直接将那贵人进封为嫔就是,何必只给一个封号。便是有这个封号,那贵人也还是个贵人,又有什么实际的去了?”

“况且,‘慎’又算得什么好封号去呢?”

慎,真心二字合成,又有小心、警惕之意。合起来便是“真心相待、小心跟随”之意。

这封号仔细掂对起来,哪里像是恩宠,更像是一声警告了。

皇上为何将这样的封号给了那贵人,婉兮心下明白,只可惜林贵人并不明白。

林贵人反倒想歪了,想到了“慎”与“忻”相对去了。

玉蕤垂下头去,“林贵人既如此不明白,那主子便也由得她去罢了。总归当年她在皇上养心殿里跳舞那些事儿,奴才还没原谅她呢。”

“只是……主子从此便更难知道皇后宫里的事儿了,奴才独独放不下这个。”

婉兮轻轻拍拍玉蕤的手,“不知道便不知道,总归这会子咱们还是安安静静调养着最要紧。”

况且这会子皇上将忻嫔放在了皇后宫里,忻嫔又这样快承宠了,翊坤宫里怕有的是闹的,还怕听不见动静么?

.

这一年十一月二十五,皇太后的圣寿因与皇帝的冬至斋戒撞了日子,礼部便奏请是否提前在十一月二十三行圣寿贺礼。皇太后自己却下了懿旨,这一年停止筵宴。

因为少了往年一贯的皇太后圣寿庆贺,便叫人难免觉着,这乾隆十八年的年尾,过得有些静悄悄的。

便是年底,最盛大的一件事,也是皇帝亲临保和殿,赐宴朝正外藩。外藩蒙古,左翼以科尔沁和硕土谢图亲王阿喇布坦为首,右翼以喀尔喀和硕亲王成衮扎布为首,至御座前。赐酒成礼。

就仿佛这座紫禁城也已经预料到,随着乾隆十九年的到来,皇帝和大清命运中,又一场重大的战事要来了!

.

乾隆十九年,带着一丝凝重,静静降临。

正月,准噶尔台吉车凌入觐。

二月,准噶尔乌梁海库本来降,命赏给安插如例。

由这些内附的准噶尔首领们带来了准噶尔的第一手战报,达瓦齐与阿睦尔撒纳已经公开决裂。皇帝心中一直暗暗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临。

皇帝将用兵准噶尔的意思,下旨问群臣。

虽不知道前朝的具体情形,婉兮却也察觉到了皇帝这一年的不同。

四十四岁的男子,今年仿佛重归少年,走路生风,双眼晶璨如星。

便是夜晚与她共度……也更加生龙活虎,热血蒸腾,仿佛力气无穷无竭。

随着前朝消息的一点点传来,后宫便也都知道了皇帝想要用兵。

男人骨子里仿佛都有渴望战斗的血气,便是因为了这股子血气,叫他重焕少年一般的血气方刚。

也因为是马上天子,那种剑尖指边疆,疆域划定指日可待的豪情,更是激昂澎湃。

这样的皇帝,婉兮并不陌生。乾隆十三年那会子的大金川之战,皇帝亲自在香山搭建碉楼,亲自训练健锐云梯营的雄姿,她都曾亲眼得见。

她知道皇上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她知道皇上一直都想完成康熙爷、雍正爷都未能成就的武功。多年的等待,终于在眼前出现了良机,她明白皇上心中的喜悦。

她便悄然敛起自己的心事,不在皇上面前多问忻嫔一句,甚至也提醒自己,心下想都少想。

这会子,不是后宫里应该出事儿的时候。

.

二月里,有那拉氏的千秋生辰。

皇帝再度下旨,停止皇后千秋节筵宴。

接到这个消息,那拉氏却有些坐不住了。

正位中宫以来,乾隆十六年是正月南巡,乾隆十七年是怀着永璂,乾隆十八年是怀着五公主……可是这会子她肚子是空的,皇上为何还要停止筵宴?

“我已为皇上诞育了嫡子和五公主,如今已是儿女双。怎么,皇上便觉得这对于我这个皇后来说,已是足够了,便不必千秋节筵宴了,是么?”

盼了二十年的好运,终于这一而再地来。可是怎么能这样快就走了?

塔娜上前小心劝,“……皇上二月去谒东陵。皇上怕也是这会子赶不回来吧?”

那拉氏寂寞地抬眼望着东配殿的方向,“难道不是因为我老了,该生的也生完了,皇上眼里心里便只剩下那鲜灵灵的新人去了么?”

德格便道,“主子何苦想这些?忻嫔如何跟主子的正宫国母相比去?况且她又没有孩子。”

那拉氏叹一口气,“便是没有孩子又怎样?她年轻,如今皇上又宠爱她,她随时都有可能有孩子。”

塔娜笑道,“主子当真是多虑啦~~退一万步说,即便那位有了孩子又怎样呢?主子,咱们已经有了小主子了~什么孩子,比得上咱们的嫡子皇阿哥去呢。”

那拉氏这才笑了,朝那金钱蟒缎的迎手枕上斜倚了倚,“说的也是。一个才十八岁的小丫头,火候还差得远呢。”

她眯了一会子眼,“……倒是那个慎贵人,是个怎么回事?们可留意她了?”

塔娜小心道,“都说‘慎’与‘忻’对称,故此通常有忻嫔的时候,慎贵人也在。”

.

“哦?”那拉氏睁开了眼。

一个贵人,便是有了封号,也不值得此时地位稳固、儿女双的她在意。

只是这个慎贵人,终究是舒妃宫里的。舒妃已成一滩死灰,这会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不甘心,还要冒火花么?

她可以不在乎慎贵人,可是她却不能被舒妃糊弄了过去。

想到这里,她眸光不由得变冷,“不管怎样,都不能叫舒妃有死灰复燃的机会去!她这阵子究竟在做什么呢?”

.

塔娜次日回话,说原来舒妃请旨照抚皇长孙、定亲王绵德。

因皇长孙满了五周岁都要进上书房念书,她自己的额娘自是不便每日在宫里照顾,宫里这便需要有内廷主位代为照料。

舒妃丧子,如今正是一副可怜的模样,叫人也不由得跟着心酸。此时在皇上身边儿,她放进去了慎贵人代为说话,外有她几次三番请旨跪求,皇帝便也心软了,准了她去。

“……皇上说,内廷主位膝下无子者,妃位之上只有令妃和舒妃。令妃已是奉旨照料四公主和四额驸,那就唯有舒妃才适合照料绵德阿哥了。”

那拉氏听罢,不由得迭声冷笑。

“她果然还没死心!”

便是没有了自己的儿子,便是上头有了永璂,可是舒妃还在惦记着皇上的长房长孙!

“……她这是,咒我的永璂啊!”

唯有嫡子夭折,储君之位才有可能越过皇子们,考虑到皇孙去。

那拉氏抬眸瞟了塔娜一眼,“儿子死了还不得教训,皇上这会子又忙于前朝,顾不上咱们后宫。身为后宫之主,我便不能听之任之了。”

.

三月里,皇帝赴南苑行围;

皇帝也命皇后那拉氏于今年亲蚕。皇后之外,又派妃、嫔二人,王、贝勒、贝子、公福晋夫人三人,三品以上文武大臣命妇四人,以次采桑。供蚕事。

虽说皇后的千秋节进宴免了,可是好歹终于亲蚕了。那拉氏心下欢喜,这个三月倒也过得安静。

婉兮也得了个好消息,九福晋兰佩又有喜了。

实则在九爷和九福晋正式禀告她之前,她早就听福隆安说走嘴了。

那还是正月里,她做了奶饽饽给四公主和福隆安吃,福隆安却有些垂头丧气的。婉兮追问起来,福隆安先说,“……阿玛说,今年我就十岁了。阿玛说,过了十岁的小子就不能进后宫行走了,只能在外朝的上书房念书。那我以后就不能每日里来令娘娘宫里吃饽饽了。”

“令娘娘不管我了,连我额娘也要不管我了。他们都说,额娘就要不是我一个人的额娘了……”

婉兮那一刻,心下才咯噔一跳。

.

心跳归心跳,那会子摆在眼前更要紧的是,那两个孩子。

说到即将的分别,婉兮自己何尝就不感伤?可是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不会因为福隆安是额驸,便能擅改。

婉兮倒是悄然瞟一眼四公主。

四公主端庄坐着,看似在认认真真吃饽饽呢。可是那饽饽上的花生碎都掉一领子了,她自己还没觉察。

婉兮便轻轻地笑,“无妨。若想吃饽饽,我见天儿叫毛团儿谙达给送去就是。”

福隆安瞟了四公主一眼,“……总归不一样。”

婉兮伸开两手,将两个孩子都拢过来,一左一右,柔声道,“……是说十岁以上的小子,不宜在内宫行走了。可也不是说,再也看不见了呀。”

“总归啊,们俩将来是夫妻,一生一世在一起呢。便是这两年不容易见了,可是尽管好好长大,再过不了几年,就会正式厘降了。”

“便也是托了们两个的福,我将来啊,也能到公主府里去转转,便还能再见着们。”

两个孩子看看我,我看看。

福隆安没说话,只是撅着嘴,伸手将花生碎从四公主衣领子上都拈起来。

玉函忙上前用帕子接着,怕油了隆哥儿的手。却没成想那孩子压根儿就没给扔了,而是默默地都放进了他自己嘴里,咽了。

不过伤感归伤感,九爷和九福晋又要再添一个孩子了,这总归是大喜事。

.

忠勇公府,晨光乍起。

傅恒又在军机处连熬了两个不眠之夜,回到府中也只是沐浴更衣,便脚步匆匆到兰佩房中看望。

兰佩的肚子已经大了,如今小心翼翼卧床养着。

兰佩终究之前曾经掉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会不会出差,谁也不敢说得准。兰佩这一胎怀得也是极为小心翼翼。

可是便是这样的时候,她也不敢请夫君为她多停留一刻,更不敢挽留夫君又将匆匆离去的脚步。

篆香和玉壶都伺候在畔,见傅恒回来,都连忙起身请安。

傅恒上前看了看兰佩的肚子,“……们可都好?”

兰佩努力含笑点头,“妾身和孩子,都好。九爷放心。”

她们三个女子都知道,这会子九爷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皇上下旨对于用兵准噶尔之事,问群臣意见。可是与皇帝的一腔热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臣们的反响并不热烈。因为康雍乾三朝,朝廷对准噶尔的用兵都并无稳定胜算,况且当年雍正朝在西北五万人的军覆没的惨剧,至今叫人记忆尤深,故此朝臣们便都反对皇帝出兵。

在这个时候,满朝上下,唯有傅恒一人坚定地站在了皇帝一起。

一如当年的大金川之战,所有人都开始劝阻皇帝的时候,那时也只有年仅二十七岁、从未统过兵的他一人主动请战。

所幸大金川之战取胜,也一战奠定了傅恒在朝中的地位。

可是傅恒永远不敢因此而托大,他知道大金川之胜,除了有皇上赐下大炮、亲为训练的健锐云梯营,以及……九儿的鼓励之外,战场上最要紧的是有老将岳钟琪。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这回故意对他示警,便在这个三月里,岳钟琪竟然溘然长逝。

皇上仿佛也知道岳钟琪在这一刻的要紧,曾经赐下二斤人参给岳钟琪吊着命数。却可惜二斤人参都无法对抗天命。

傅恒心中的压力,便无形之中增长了数倍。

可是即便如此,他仍旧未曾改变心意,依旧坚定与皇上站在一起。

淡然面对满朝反对的大臣,傅恒独自奏请办理此役。他带领军机处官员,“日夜随侍,候报抄录”。也因此,便是兰佩终于又有了孩子,他也无暇顾及家中。

傅恒轻抚兰佩的肚子,“……我的孩儿,既出生于此时,我便希望他是个小子。来日能为朝廷披挂上战场,为我大清建功立业!”

傅恒向玉壶和篆香一揖到地,“我便将兰佩和孩儿,拜托给们。”

.

玉壶含笑送傅恒出门,一路走一路宽慰道,“好歹我与篆香都是生养过的,福晋临盆时,必定都能帮得上手,九爷安心就是。”

傅恒回眸静静看了玉壶一眼。

玉壶便笑了,“令主子也叫人传了话来,叫奴才一定尽心尽力服侍福晋。”

说到九儿,傅恒的眉尖终是那样微微一颤。

便是面对满朝大臣的反对,他也未曾有这样片刻的迟疑。

“她……”

她什么?他想问什么呢?——便是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玉壶却听懂了,含笑点头,“令主子十分欢喜。令主子说,早就盼着再有个孩子呢,也如同令主子自己又多生了个儿子。”

玉壶笑谑道,“那天隆哥儿回来还哭丧着脸,说怕以后不容易见令主子;奴才知道,令主子也一定舍不得隆哥儿呢。睡觉咱们隆哥儿到了年岁了呢?”

“不过这回好了,若是咱们福晋能再生个阿哥下来,那岂不是令主子身边儿又有个陪伴了~”

傅恒心下这才欢喜了起来。玉壶说的没错,他的儿子,便是庶出的福灵安都进宫进上书房给皇子皇孙们侍读,他接下来这个孩子若也是个阿哥,自然可以。

玉壶含笑望着傅恒的眼睛,“九爷,这世上也许没有人比令主子更希望九爷和福晋夫妻和美了。九爷心下千万不要觉着有什么~”

正说着话,篆香忽然从里面急匆匆出来,低声叫,“九爷留步。”

傅恒抬眸望篆香。

篆香咬住嘴唇,指了指面前的石头门阶,“九爷辫子毛了。坐这儿,我给九爷重新打一回。”

看清爽的书就到 ..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