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下载破解版免费

一人一鬼,仿佛面对着面,叶梵薄唇轻启,叫道:“董亚彤。”

听到名字,女往生者垂着头抬起来,露出覆于长发之下的脸,一张雪白如同刷了十几层白漆的脸,眼眶至鬓角处像是画着血红的眼线,实则那不是画的,是真正的鲜血凝聚而起,一双眼睛只见血红色,不见一点黑色眼仁。

“这条路不是去码头,你要带我去哪里?队长他们都在等着我们。”董亚彤看着车外路边,掩于黑夜中的树木,扭头质问。

可是渐渐的,她发现所行驶的路线不太对,明明是要往游轮码头去,但走的却是山路。

她一路都在忍着,想着到了汇合的地方,人多起来,他就能有所收敛。

不过是载一程,她也没怎么在意,就是一路上,他越来越放肆大胆的目光让她讨厌至极,而且他还一直说一些喜欢她,要给她送首饰送车的话。

当天下午,俱乐部聚餐后集合出发,董亚彤被大家推着坐了戴宇斌的车。

戴宇斌代表俱乐部参加比赛得奖,为了庆祝,他便提议出海游玩,虽然冬天并不是适合出海的季节,但喜欢极限运动的人本身就爱挑战,何况戴宇斌有自己的游轮,一个个自是兴奋赞同。

不过两人在同一家俱乐部,活动还有比赛的时候都免不了见面接触。

所以一开始她并不是很抗拒他的靠近,然而未等她松口答应当他的女朋友,就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当即毅然诀然拒绝他,并远离他。

董亚彤一开始在戴宇斌的追求下是动了心的,毕竟他高调的追求,又是砸钱又是搞惊喜浪漫,而他本身长相也不错,可谓是高富帅,一般单身的女孩子很少能抵抗得住这样男子的追求。

戴宇斌刚加入BGR攀岩俱乐部就看上了身材好又野性的董亚彤,展开疯狂的追求,他有钱有势,行事张狂,总是在活动中趁机吃豆腐,俱乐部里其他人敢怒不敢言,谁让人家投了个好胎。

妆容精致樱花树下美女高清图片写真

董亚彤也是野外运动的爱好者,锻炼出一身的好身材,尤其胸部鼓鼓,极其吸引男人的目光。

戴宇斌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偷瞄董亚彤,尤其是落在她有胸部上。

叶梵认出这个青年男子就是那张合照上的戴宇斌,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外套,上面有Y形条纹,是Y家的标志。

董亚彤坐在一辆越野车的副驾驶座,旁边驾驶座上一个带着耳钉的青年男子在开车。

那是一个飘着雪花的傍晚,天上月亮仿若染了血一般,诡异骇人。

在黑白无道光芒的相助下,那股轻烟就像化为一段数据代码通过息技术传了过来,叶梵手上印势一变,抬起右手,食指朝虚空处点了一下,一段影像就像是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播放着。

果然,董亚彤咧着血盆大口发出凄厉的怒吼,血红的眼睛流出绿色血水,怨煞之气化为一缕轻烟在头顶盘旋了一圈,然后冲着叶梵而来。

“戴宇斌,是戴宇斌那个畜牲奸杀了我,啊赫……他的妈,还剁碎了我的肉身,和猫狗残肢混在一起焚烧,我恨……”

“是谁杀了你?”因着心中的猜想,叶梵急切又问了一遍。

认出她的瞬间,叶梵的脑海里一道惊雷劈过,那个一直模糊不清的念头逐渐清晰。

没想到那个他们一直没能查出来的碎尸女死者就是照片里的女孩子董亚彤。

她记得,照片里,戴宇斌亲密地贴着董亚彤,六人都笑得很开心,当时她心里还想着,戴宇斌和那个女孩子关系非浅,不过因与案子无关,她没有多费心思去想。

在那位戴家少爷戴宇斌的房间里,那一张BGR攀岩俱乐部成员活动的合照,里面五男一女,其中的那个女子就是董亚彤?

“是你?”叶梵瞳孔微睁,讶然不已,她记起来在哪里见过她了。

有黑白无常在旁边掠阵,再加上叶梵化煞金光普照,董亚彤身上的怨煞之气淡化,脸上煞气,更清晰地露出她生平的面容。

叶梵就着结印手势,弯腰道谢:“谢七爷,八爷。”

往生者对灵差,天生畏惧,何况这不是普通的灵差,而有神位的黑白常,再凶猛的恶鬼都不敢在他们面面放肆。

“董亚彤,好好回话,不得放肆。”一声威喝犹如天威,董亚彤的魂体瞬间变成一只鹌鸠,砰地跪下,瑟瑟发抖。

忽而,一黑一白两道光芒从左右两边射向董亚彤,散发出来的血雾被强制收敛回去,脸上和身上剥落的五官血肉也恢复正常。

“啊赫……我恨……”董亚彤展开双臂,仰头厉吼,血红的雾气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脸上,身上的血肉一点一点地剥离脱落,先是血红的眼珠凸出来,接着鼻子掉下来,还有嘴巴牙齿,就像她的尸身被剁碎搅成肉泥。

“董亚彤,我是泸城刑侦大队的叶梵,正在调查你被杀一案,请你告诉我,是谁杀了你?”

叶梵张了张嘴,开口的声音带着隆隆回音,好似梵音盈耳。

金光洒落在董亚彤身上,浓郁得几乎成实质的怨煞之气一点点在被消融。

叶梵面色沉静无波,漆黑的眼中带着悲悯,抬起双手,手指灵活变幻,不断结着复杂玄奥的手印,最后扣于胸前,淡淡的光芒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如同渡了层金光。

这是完成为被怨气侵蚀了的厉灵,若然得不到渡化,便永远不得出枉死城,不入轮回。

“赫……”董亚彤血红的嘴张开,发出刺耳凄厉的鬼音,平地不知何处而起的阴风,吹起她的长发和白衣,嗜血而恐怖。

虽然这张鬼脸很难看出生前的模样,但是叶梵第一眼就觉得眼熟,她一定在哪里见过她?

戴宇斌转头,眼中露出色迷迷的光芒,自以为帅气地勾了勾嘴角道:“不急,就让他们等着,我的游轮,什么时候出发都行,现在,我要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不去,你快停车,停车啊。”董亚彤双手抓着车门把,带着怒气叫道,心头开始噗咚噗咚地跳起来,她不知道他想把她带到哪里去,但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她后悔了,不该单独上了他的车。

标签:

Related Post